不正教主。

王杰希/孙翔中心

【深海】偏执狂(民国AU)

【深海】偏执狂
(民国AU设定)

2、
这回唐山海才真的确定眼前的这位并非无意而为,是确确实实在挡他的道。



唐山海耐着心,看着陈深急促的抽了抽鼻头又搓了搓手,眼神四处飘忽,偏偏做了拦路人却又不发一言。
陈深瞧这人有模有样,又是读书人看着好欺负,本意是对着他耍耍滑头取取乐。读书人一般都比较矜持,脸皮薄的像层纸。至少陈深是这么认为的。



唐山海本就是不太愿意开口,他只用了带着些询问的目光注视着陈深。一时间两人都沉默着,直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唐山海扭头看向身后,只见是几个着装还算是干净的少年,却偏生都有些愣头愣脑。


扁头先是原地观察了他俩几眼,又将视线移到唐山海身上顿了顿,见他毫无俱色目光淡然,轻抿着薄唇也看了过来。

见两人均是无话,他这才走到陈深身边在他耳边轻语:“老大,这家伙看上去不太好惹,要不还是算了吧。”
陈深斜着眼,见扁头一脸诚挚,也只是挑起眉峰,没有出言反驳。
他从裤袋里摸出一袋烟,先是抽了一根含进嘴里,又拎着整袋烟递到唐山海面前,含糊着道:“会抽吗?来一根呗。”


唐山海没有接下,他看了眼那烟袋的牌子,是日本的烟草。
他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又边抬起手瞟了眼腕上的表边开口:“您还有什么事吗?”
意思很明确:你耽误我时间了。



陈深倒也不觉得尴尬,只觉得这少爷倒是挺礼貌,确实跟平常见到的些阴阳怪气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就对基层百姓摆臭脸的人大相径庭。 陈深探着脑袋,见这天也快黑了,这么留着人也确实不好。他脑袋又打了个转儿,又盯着唐山海瞧。


嘿,说这上天还真不公平,那俗话说,上帝给人开了扇窗也定会给人关上门,可这唐山海,却是里里外外都堪称完美。唐山海被他盯得不自在,下意识就伸出他那红舌在下唇处滚了一圈儿,陈深却只觉得脑门一热,又看着那舌尖缩回时在唇上留下的一渍水亮。


他咽了口唾液,只觉得心脏直突突,双颊还烫着。他一把拉过站在一旁望着天发呆的扁头,双眸亮堂堂:
“我好像恋爱了。”



扁头消化了好半天才回过神,登时瞪大了双眼,一副见了鬼的模样。陈深又一把将他推开了去,看了眼双臂环胸一脸莫名的唐山海,他清了口嗓子又道:
“你看我俩也算是有缘,”他走向唐山海靠近了几步,凑近他的耳廓边边,“干脆赏个脸一次吃个饭吧?”


唐山海有些不适的往后退了一步,他可不懂陈深心里的小九九,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想着尽快离开。于是他摇了摇头权当拒绝,他完全没有理由答应一个陌生男子的邀约,与之共进晚餐。


绕过陈深时他还不忘道了声失陪,就迈着步子快步走开。 他其实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的,他的表妹要从延安过来上海,他是受他的叔叔李默群的托付,到火车站接她。她一个女孩子家,人生地又不熟,偏长的又乖巧可人,此次出行只她一人,难保会出状况。


唐山海心里更是急切,他对这个妹妹也是疼爱有加。两人年龄相差无几,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深厚。他又看了眼腕表,嘴中轻啧,探手拦下了一辆黄包车。唐山海正要拉开门,他的一只手就被人给扯了去,这下他是真的有些不耐烦了,一回头又看见陈深那张嬉皮笑脸的面孔,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


饶是他家教再好,也忍不住想要说上两句了。陈深却没给他开口的机会,他顺了口气,才挤出个笑来:
“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呢。”



唐山海也是急着要走,他便使了些力挣开陈深握着他的手,又重新去拉车门,就要坐上去。陈深本是心猿意马,牵到了那人的手,骨节分明手指细长,顿时有些轻飘飘。可这还没捂热,就突然失了那人的温度,他急急用手卡着车门。唐山海尝试了几次,也没把车门给关上,却毫无办法。他这回是真动了怒,什么好的家教全都给拿去喂了狗,他冷下脸: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就想知道你的名字呀。”
陈深无辜道,一副你要是不告诉我,今个儿咱谁也别走了的架势。


前边的师傅也等急了,回头询问道:“小伙子,这到底还走不走了?要是不走,别耽误我做生意啊。”

唐山海道了声歉,又从衬衫里头的口袋里掏出两张票子递给了那师傅,深吸一口气,对着陈深没好气道。

  “唐山海。”

紧接着他抬脚往陈深裤腿处就是一记踹,却还是收了些力道。陈深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愣是感到膝上一痛,直直退出去两三步。
那人便趁机关上了门,直视着前方,也不去看陈深龇牙咧嘴的可笑表情。


陈深见车就要开了,连忙又敲了敲他那窗:
  “我叫陈深!”

唐山海皱着眉转过头,无言的望着窗外。紧接着车开动,陈深被甩在了后面。

  “我们会再见面的。”

陈深冲着扬长而去的车屁股又喊了一句。


等到扁头他们过来时,看到的就是他们家老大嘴角啜着的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的他们是皆是脊背一凉。

  “唐山海,唐山海。”
  “唐…山海。”

  他们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TBC.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