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教主。

王杰希/孙翔中心

#只是想存个脑洞#

#带卡#


  从走廊到里屋的距离,只有半分钟的路程。

  我轻轻关上门伺机等待。缓缓从门缝边的阔柱滑至地面,屈起一膝妥稳坐好,脑瓜里翻云覆雨。

  想起将要来人的模样,我不由自主勾起唇角,伸出舌头轻蹭我的下唇。

  想起他那柔软的身躯,白皙的皮肤以及他或轻或重的带着哭腔的喘息声。

  哦,真是太美妙了。

放宽视线扫视这整间屋子,先前只是随意开了间房门,并无过多留意。

   一张大床和两个床头柜就无其他,事先已经将润滑膏和一次性套子准备好放在抽屉里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突然耳边传来忽轻忽重的脚步声,我连忙侧耳覆于门上倾听,声音在渐渐接近,我能听见他从远到近的呼吸声,有些粗重的。

  他似乎是奔跑了好一阵。

  我仿佛能透过这扇门望见他那双异色眸子里散发出的慵懒意味,像一只刚刚熟睡醒来的猫咪,懒散而优雅。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我的一只手已经紧紧掐上门把,我的内心已经十分焦躁不安,我急不可耐。

  然而我必须忍住,这是我最后的赌注。

  他已经在门前站定,他微微屈起五指,用手背上突出的骨骼轻轻敲击我的门。

  我站起身侧靠在门上,衣服摩擦着门框发出一阵细微的呲嚓声,我假装没有听见他叩击门的声音。

  我的心跳十分剧烈,我的意识已经要被对他疯狂的思念冲垮,无论是他的心,还是他的身体。

  他持续敲击了一段时间,最终门的那头消了音,我们彼此都静默了一会。

  我敏感的捕捉到他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叹,他踏着他有些微高的皮鞋跟微微退开一步,就在他转身之际——

  我使了些力气将这扇隔绝我俩的门推开,伸手用我两双有力的臂膀从背后将他整个人扣进怀中。

  他有些惊诧的想要回头,我却没给他任何机会,将他整个人抱离地面,快步走进门将他甩至床上,只是稍微瞥到他带着不解和慌乱的表情,我的心情就已然非常愉快。

  我走到门边将门带上并锁好,转脸露出的表情让他有些不安,但他还是强装镇定。

  他捏紧他的拳心,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放松些。

  他嘴唇蠕动了几下,斟酌半晌,半仰起头微抬起眼眸朝着我开了口。

  ”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唯我独尊啊,带土。”

  听见他呼喊我的名字,我只觉得呼吸一滞,我想我是真的病了。

  我觉得我的眼眶微微发烫,我带着不怀好意的神色上下打量着他。

  哦,他还是这么性感。就算隔着一层衣服裤子,我还是能看出他的张力,他的紧致,他的缩放自如。

  他有些不适的动了动身体,他垂下眼眸像是在思量着些什么,而后他又继抬首刚想再次开口——

  我没有给他机会,我已经一条腿跪至床沿处,一把拽下他的大大的白色口罩,享受他惊愕表情的同时,张开嘴一口咬住他的唇,翻滚允吸,他的呜咽声被我全数咽下,我的舌头伸进他的口腔内侧扫荡一圈又一圈,他被我亲吻的有些瘫软,我空出右臂将他卡在怀里,他才堪堪使上力气。


评论

热度(12)